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沈府的门槛》,是以幸春顾篱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鬱哇觱”,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必多言,沈家只剩你我,本该亲密无间,相依为命”我暗自喟叹命好,白捡的儿子,竟能如此体贴沈恪聪颖,一举中第,圣上亲自批了探花郎的名次他簪花游街时,俊逸...

点击阅读全文

沈府的门槛

长篇现代言情《沈府的门槛》,男女主角幸春顾篱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鬱哇觱”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他歪在读书的塌上,外衣半敞,手里握着一卷书。却许久不搭话。“恪儿?”我唤了他的名字。他掠我一眼,从塌上站起来。“儿子不想娶亲。”我将选出贵女的画像递给他:“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在线试读


必多言,沈家只剩你我,本该亲密无间,相依为命。”
我暗自喟叹命好,白捡的儿子,竟能如此体贴。
沈恪聪颖,一举中第,圣上亲自批了探花郎的名次。
他簪花游街时,俊逸非凡,闹得满城沸腾。
榜下捉婿的人,踏破了沈府的门槛。
我一刻不敢怠慢,对着递上来的拜帖千挑万选,只盼着给沈恪选个样样都好的姑娘,也不枉我为人母一场。
我去问沈恪的意思。
月凉如水,他歪在读书的塌上,外衣半敞,手里握着一卷书。
却许久不搭话。
“恪儿?”
我唤了他的名字。
他掠我一眼,从塌上站起来。
“儿子不想娶亲。”
我将选出贵女的画像递给他:“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总要看看,万一有对眼的……”“非要选,便选母亲您这样的。”
3我猛地抬眼,沈恪竟没避开,眼神又定又静,如负雪苍松。
又似燎原火星。
灼得我怕,也灼得我疼。
我惊觉,沈恪他,竟已长这么大。
他不光是我的继子,更是一个男人了。
那晚之后,我搬进了佛堂。
以礼佛的名义,谢绝了沈恪的一切拜见。
非是我多想,只是无血亲的孤儿寡母,半句闲话,就能断了沈恪的仕途。
更能要了我的命。
我在佛堂住了七天。
第七天,芷兰报我,沈恪想纳位姨娘。
纱窗上映出他清冷侧影,他声音听起来有压抑的丧。
“儿子言语无状,倒让母亲心烦。”
“儿子的意思是,想娶一位和母亲一样,端庄娴雅、知书达理的良妻。”
“娶妻不是小事,不若先纳位姨娘?
正妻之事,徐徐图之。”
他一字一句,剖析入里,我心头压着的重量渐渐松散。
我打开门:“你可有人选?”
“尚未。”
芷兰怯怯地探出头:“奴婢愿意,说句不怕羞的,奴婢心悦老爷已久……”我哑然。
沈恪却抿唇:“汀兰不错,家生子,知根知底。”
我展颜:“如此甚好。”
我笑,他便也笑:“母亲觉得好,便好。”
汀兰进门那晚,我如释重负,由着沈恪多敬了两杯酒。
便也没注意到他,幽深隐忍,又带着隐隐兴奋的眼神。
喜酒醉人,我昏沉着,歪到空守了十年的床上。
迷蒙中,感觉束腰...

小说《沈府的门槛》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