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言情《合修经师姐》是由作者“储唛”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慕厘芑韩希,其中内容简介:修为怎么一点不见涨?区区几个妖邪就给你伤成这样!”说到最后,师姐语气简直不可置信我的脸色也愈发惨白因为我们合欢宗,涨修的最终途径就是双修可祁连雪一...

点击阅读全文

合修经师姐

《合修经师姐》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慕厘芑韩希是作者“储唛”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我张开口,只觉得嗓子哑得涩然,发不出任何声音。我没有回答。而是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不远处。一身白衣...

在线试读


修为怎么一点不见涨?
区区几个妖邪就给你伤成这样!”
说到最后,师姐语气简直不可置信。
我的脸色也愈发惨白。
因为我们合欢宗,涨修的最终途径就是双修。
可祁连雪一直很抗拒我碰他。
最多只会让我牵牵手,让我念合修经。
师姐的眼神里甚至带了些恨铁不成钢。
若是放在往常,我定会乖巧地站好,听她的批评教训。
可现下,我张开口,只觉得嗓子哑得涩然,发不出任何声音。
我没有回答。
而是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不远处。
一身白衣,独自站在风中的祁连雪。
就在不久前,各宗扫荡战场的间隙里,已经苏醒的苏瑶被衡阳宗的人接走了。
来的是她的未婚夫。
曾将她从鬼市里救走的人。
可看起来,苏瑶与他的感情似乎并不好。
因此在离开前,苏瑶看向祁连雪的眼神中带着急切地哀求。
然而祁连雪如今灵力不足。
就连刚刚给她输送的法力都是从合欢宗出来前我给他喂药补的。
有求而无法救。
这对他来说,或许耻辱不亚于当年灵脉被废。
我看见他搁置于身侧的手寸寸攒紧。
紧到离这么远,都能感受他此刻的怒火。
但是这些,都不是让我呼吸都感到钝痛的缘由。
而是在苏瑶被带走时,祁连雪以最后的灵力,送了她一道看似治疗的法术。
别人可能不知道那是什么。
我却看得清清楚楚。
那上面的气息太过熟悉。
是祁连雪的本命剑。
我曾在第一次牵着他的手与他合修时无意间窥见。
却被他冷着脸警告:“不许再有下一次!”
心里的酸涩感翻腾而来,又带着些我自己都不曾发现的委屈。
可到了最后,张了张口,也只说出一句:“师姐,我的炉鼎,好像不喜欢我。”
师姐等了半天,就等了我这么一句话。
她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一个炉鼎,还不遍地都是。”
我捂着疼痛的手臂站在原地,任由北风萧瑟。
忽然觉得,有时候师姐说的话,也不无道理。
……4回到宗门,简单处理伤口后。
我不可避免地难受了起来。
昏昏沉沉间,想起了三年前。
我第一次见到祁连雪的时候。
那时的他刚被带回合欢宗,身上是炉...
修为怎么一点不见涨?
区区几个妖邪就给你伤成这样!”
说到最后,师姐语气简直不可置信。
我的脸色也愈发惨白。
因为我们合欢宗,涨修的最终途径就是双修。
可祁连雪一直很抗拒我碰他。
最多只会让我牵牵手,让我念合修经。
师姐的眼神里甚至带了些恨铁不成钢。
若是放在往常,我定会乖巧地站好,听她的批评教训。
可现下,我张开口,只觉得嗓子哑得涩然,发不出任何声音。
我没有回答。
而是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不远处。
一身白衣,独自站在风中的祁连雪。
就在不久前,各宗扫荡战场的间隙里,已经苏醒的苏瑶被衡阳宗的人接走了。
来的是她的未婚夫。
曾将她从鬼市里救走的人。
可看起来,苏瑶与他的感情似乎并不好。
因此在离开前,苏瑶看向祁连雪的眼神中带着急切地哀求。
然而祁连雪如今灵力不足。
就连刚刚给她输送的法力都是从合欢宗出来前我给他喂药补的。
有求而无法救。
这对他来说,或许耻辱不亚于当年灵脉被废。
我看见他搁置于身侧的手寸寸攒紧。
紧到离这么远,都能感受他此刻的怒火。
但是这些,都不是让我呼吸都感到钝痛的缘由。
而是在苏瑶被带走时,祁连雪以最后的灵力,送了她一道看似治疗的法术。
别人可能不知道那是什么。
我却看得清清楚楚。
那上面的气息太过熟悉。
是祁连雪的本命剑。
我曾在第一次牵着他的手与他合修时无意间窥见。
却被他冷着脸警告:“不许再有下一次!”
心里的酸涩感翻腾而来,又带着些我自己都不曾发现的委屈。
可到了最后,张了张口,也只说出一句:“师姐,我的炉鼎,好像不喜欢我。”
师姐等了半天,就等了我这么一句话。
她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一个炉鼎,还不遍地都是。”
我捂着疼痛的手臂站在原地,任由北风萧瑟。
忽然觉得,有时候师姐说的话,也不无道理。
……4回到宗门,简单处理伤口后。
我不可避免地难受了起来。
昏昏沉沉间,想起了三年前。
我第一次见到祁连雪的时候。
那时的他刚被带回合欢宗,身上是炉...

小说《合修经师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